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 » 专委会动态»正文
 

林宁:资金慌、债务危机显现,股权投资如何助力中国经济腾飞?

发布时间: 2018-07-31 23:19:25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建议政府允许的国有资金,为国家推荐的私募股权融资项目兜底。为鼓励社会资本的短线资金积极参与国家急需...

 

2018年7月27日-28日,由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深圳市企业战略并购促进会、投资家网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基金合伙人(GPLP)峰会”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峰会以“大浪淘沙”为主题,深度剖析股权投资全新业态,并广邀各地政府领导、500+投资同行、500+FOFS、财富管理机构、上市公司以及1000余位商界精英齐聚一堂,围绕GP与LP当下最关注的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度交流与探讨。作为峰会联合主办方,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常务秘书长林宁进行致辞,他表示募资难是今年投资机构遇到的普遍问题。从本质上看,今年的钱荒不是国家没有钱,而是金融体系将金融资源错配到不该配置的地方;另一原因就是利率市场化、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导致银行体系的资金供给面出现短缺和失控风险。
 
图为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常务秘书长林宁
 
以下为林宁演讲的文字实录,经投资家网整理如下:
2018年全球金融市场错综复杂,形式多变,竞争焦灼,这与全球“贸易战”和国内外政治、经济、军事风险因素相关,其焦点凸显于美国的单边势力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各自的战略主见。我们注意到,美国是由商人利益集团控制的国家,美国的商人利益集团正在对全世界发动一场新的经济危机,具体针对中国的是一整套包括金融在内的灭绝式精心策划。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中国金融体系的短期和中长期稳定,国家及时出台一系列政策对中国金融监管体系进行了重塑整合,新时期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和微观审慎监管体系正在成型。中国私募基金和基金合伙人们最先感知到了市场上的钱荒,募资难成了2018年基金业绕不过去的话题。从现象上看,2018年出现的钱荒、债务危机和汇率问题,分别对应着中国经济的结构性、系统性和全球性问题。
首先是钱慌,众所周知中国不缺钱,但银行体系却似乎缺钱,金融体系将金融资源错配到不该配的地方、不流动的领域,包括中长期贷款等,这是一个根本原因;另外还有一些直接原因,就是利率市场化、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导致银行体系的资金供给面出现短缺和失控风险,对此,金融监管体系已经密切跟踪并采取了积极的防范措施。其次是债务危机,这是一个系统性风险,一方面募资难,另一方面找不到优质的项目融资方。
以往投融资对象无非三种,国有、民营、外资。国有企业和央企不缺钱;民营企业拿到钱的老板转行去投机,风控难;外资因为国际环境风声紧,大都在做空中国。金融表象的背后是国家深层次经济问题的投影,从本质上看,当下的钱荒并不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方向有问题,也不是中国没有钱,而是中国经济有着巨大断层,银行的内部债务和杠杆问题需要时间和空间来解决。
断层的原因来自中国经济曾选择的发展道路之后果。
1、中国过往的经济可持续性是架设在依赖代工基础上,很多订单大都掌握在美国商人利益集团手里。美国经济靠的是掌控技术高端;2、中国经济靠的是收拢技术低端,在过程中又只掌握拼装产业的中低端技术引进,当大宗商品的高端零部件断供后,量产遇到了瓶颈,中国经济受制于人的断层凸显。3、中国高技术人才大都跑到美国去了,真正的高技术大都也产生在美国。4、中国经济过去的拉升过度依靠房地产,房地产的泡沫并不产生价值,会把有限的社会流动性吸引过去,干扰可创造价值的实体经济健康发展。美国商人利益集团趁虚渗透,已掌握了新产业的控制权。
2018年中国基金人的寒冬,业内普遍担忧三个问题:1、怎么看“资管新规影响资金市场收缩,母基金募资压力大”?7月21日,央行发布的资管新规指导意见稿(征求意见)对银行公募理财投资非标不在一刀切;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定调,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下滑的重要原因是表外压缩过于激进。要“保持适度的社会融资规模和流动性合理充裕”。同日,央行又向市场投放一年期流动性资金5020亿人民币,为史上单次最大规模的操作,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国家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财政政策将比之前更加积极,货币政策也贵有显著宽松。募资难的问题下半年缓解可期。2、怎么看“投资标的两级分化,好的资源标的稀缺,项目估值过高,且参与条件苛刻”。股权投资收益一般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杠杆收益,二是估值差价,三是运营改进。这些年,随着中国流动性过剩,传统消费市场饱和、中小企业行为短视,企业依靠市场份额自然盈利增长越来越难,来自杠杆收益和估值价差的收益越来越少,来自技术革命红利和个体经济运营改进的收益将会越来越多,价值发现型投资策略受到挑战。但是无论技术革命还是运营改进都不是短线行为,而国内社会基金募集的钱大都有期限约束。中国经济的软肋恰恰是核心资产和核心价值需要长线投资。由于私募股权投资业的评价角度先天短视,能找到的好项目也越来越少。3、怎么看“持有的基金份额退出慢,母基金投放后难以再做方向调整。我的认为这是甲乙双方协议的事,要和母基金协商处理。中国境内的基金按资金来源大致分三类。一是国资背景,二是外资背景,三是本土民间。第一类属于国家资本,第二和第三类属于社会资本,他们在新一轮社会资源再分配中使命不同,投资方向和退出策略也会有所不同。国家资本母基金肩负国家政治、经济双重责任,有能力根据未来科技的发展趋势,长线投资国家需要的高端技术产业和受制于人的关键性可替代产品;社会资本母基金机制灵活,经验丰富,退出渠道畅通,资管效率高,但投资偏好中短期。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这是党和国家对私募股权基金行业和基金合伙人给予的厚望。
中国经济现状首先是人才外流,科技封锁,为实现2025中国重回世界巅峰的一个伟大目标,我们建议:
 
一、国家资本要根据未来世界的发展方向,侧重长线投资,定位三大基础:1、软件以人工智能为基础,其实,无论什么尖端技术,关键都是核心数据问题。有了成熟的AI支持,我们在高端设计中不仅可以高效率测试出最需要、最合适的调试参数,也可以测绘并掌握其他结构的调试参数和核心数据。新材料和生物技术绝大部分设计和组分构成也可以通过AI去做,甚至连试验都可以让AI来测试。此外,未来AI还会变成像互联网一样的基础设施,几乎所有行业都会跟他有关联。2、工业以精密加工为基础。在硬件理论成熟后,要做出成果,就要有很高的精密加工能力,这跟中国以前的定位完全不同。3、生物工程以生物机械为基础,解决未来纳米材料和钠米机械在医疗上的突破。这三个技术是相辅相成的。
二、社会资本发挥市场的优势,国家资本的成长性投资,融合发展。1、股权投资机构要积极寻找核心资产,为实体经济产业升级主动赋能,配置资源。2、立足全球资本市场,提高实体经济直投规模,促进不同行业、不同所有制实体经济的共同繁荣;3、关注新兴产业的崛起,推动传统产业并购重组,促进中国的产业结构的升级和转型。4、加强投后管理引导社会资金进入私募行业,创造更多的资本价值。
三、建议政府允许的国有资金,为国家推荐的私募股权融资项目兜底。为鼓励社会资本的短线资金积极参与国家急需发展的长线产业项目阶段性投资,一旦项目到期没能实现合同预订的经济技术目标,国有资本将在他们自愿退出的前提下,用国家资金回购兜底,为他们释放风险。突破别人的技术封锁需要一步步时间,只有中国的实体经济有能力自主解决支撑高端技术的基础科技瓶颈,中国经济才能迎来真正的腾飞。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 京ICP备12039939号     京公网备 11010802016318 管理登录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甲15号科技部专家公寓509(玉渊潭南路)电话:010-68536269 传真:010-68536269 E-mail: lnz8281@126.com